「蓝海经济观察」疫情下的在线教育:是否迎来又一个春天


作者:沈琦,杨铮

1。困难中生存在线教育

《国办发〔2018〕80号》于2018年8月22日发布。教育委员会的减负令给网络教育的发展带来了很大的不确定性,从而影响了网络教育的融资。

2019年,网上教育有148个融资案例,而2017年前8个月,公布了156个融资案例。投融资的缺乏使得网络教育产业的现金流非常紧张。有许多平台将在2019年陷入危机,包括像VIPKID这样的领军企业,他们也不能幸免于裁员。

事实上,我真正不明白的是为什么网络教育反对学校教育。我的观察显示,孩子们经常很好地互动,并且在网络教育过程中非常专注。

在线教育注重个性化课程,尤其是通过重复广播利用学生的零碎时间,这是离线教育无可比拟的优势。

2。激烈的网上竞争:由于激烈的网上竞争,课外组织竞相争取流量的进入。

1。一线教育工作者:他们的收入没有大幅增加。像其他互联网内容行业一样,所谓的高薪在残酷的马太效应下大多是幸运的。广为人知的高薪故事伴随着许多低收入的重复劳动者。

2。学生家庭:家庭在校外教育上的支出仍然是家庭收入的10%-20%。根据18年的数据,一线城市学生的平均校外培训支出为7781元/年,二线城市为4863元/年,其他县市仅为2395元/年,不到一线城市的1/3。可以看出,除了学校相对平均的教育水平之外,校外教育已经成为家庭显示支付能力的重要手段。这种竞争意味着校外支出可能会进一步增加。

3。交通渠道:百度、腾讯、淘宝、字节跳动等。赚了很多利润,而且还在增长。数据显示,从2018年底到2019年上半年,包括数十家领先公司在内的1500多家在线教育公司开始将信息流广告置于热议的焦点。每月,喋喋不休的教育广告客户数量增加了325%,信息流广告的消费增加了762%。在2019年的暑假,一场耗资10亿美元的猿类咨询大战将在未来展开。两家公司将接收超过100万客户,但同时获得客户的成本将进一步提高。

可以看出,除了有利可图的广告商和交通渠道,学生家庭、教育工作者和在线教育企业本身是否已经取得了实质性的收益还有待观察。

较大的在线教育平台在现有咨询和培训教育实践的基础上扩展了在线教育,但即便如此,仍难以向前推进。以O2O平台为例,微信私有域流量受限后,必须推出推广。Q1的收入从1.87亿英镑增加到4亿英镑,而营销费用从不到1亿英镑增加到3.3亿英镑。它的营业利润变成了负数。

在线教育本身绝不是虚假的需求。缺乏基本教育经验和常识的需求是由纯粹的互联网流量逻辑强加的,这种需求与教育毫无关系,而是“广告业”。

3。1月29日,教育部利用网络平台发布了“停课停学”信息,并将于2月17日推出全国在线云课程。以前反对的学校教育和网络教育在一夜之间合并了。

这种流行病使得许多教师和学生能够在线完成他们的教育。通过在线教育,三线城市或农村地区的学生难道没有机会在一线城市分享高质量的教育资源吗?据报道,在过去的16年里,有名学生跟随成都第七中学学习了3年。其中88人通过了清朝北方的考试,大多数人顺利通过了本科考试。

事实上,网络教育和传统学校教育从来没有矛盾过。在实际教学活动中,它们总是相辅相成的。网络教育只是一种手段,没有必要反对。然而,流行病

国产高清久久色综合 天天色综合 亚洲视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