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确把握保障国家粮食安全的六个关系


张务锋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创造性地提出了全面国家安全观的系统思想,实现了我党在国家安全理论上的历史性跨越,回应了维护国家长期和平稳定的时代命题,顺应了广大人民群众和平稳定的普遍愿望。粮食安全、能源安全和金融安全被称为三大经济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基础。我们要以国家安全大局为科学指导,牢记“确保国家粮食安全、牢牢把握中国人民饭碗”的神圣使命,紧密结合粮食流通改革发展的实际,准确把握影响国家粮食安全大局的六大关系,加快建设高质量的粮食安全体系。

1。准确把握“多”与“少”的关系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解决十亿多人的吃饭问题,始终是我们党管理国家和政府的当务之急。在粮食产量和库存量多年居高不下的情况下,我们要坚持稳中求进的大基调,认清国家粮食安全形势,辩证看待“多”与“少”的关系,把确保国家粮食安全作为永恒的话题,坚定不移地实施国家粮食安全战略。

用历史思维来看待“更多”和“更少”。20世纪80年代,“三步走”战略的第一步解决了人民的温饱问题。在20世纪90年代,粮食供应实现了历史性的飞跃,从长期短缺到好年景下的平衡总量和盈余。近年来,丰收、供应充足、市场稳定的局面得以保持。成就来之不易,形势好的时候保持清醒尤为重要。几十年来,中国人民已经解决了温饱问题,在此期间,供求形势发生了几次波动。在粮食安全问题上,我们任何时候都不能轻易通过考验,我们也不能“治愈伤疤后就忘记痛苦”

用战略思维来看待“更多”和“更少”。食品在世界上是安全的,食品价格在所有价格上都是稳定的。手里有食物,但我的心很平静。确保国家粮食安全是经济发展、社会稳定和国家安全的重要基础。粮食多是个问题,粮食少是个问题,但这是两种不同的问题。更多的是库存压力,更少的是整体形势的压力。在粮食问题上,我们应该从战略的角度来看,要看得更深更远。不是小账户,而是大账户。不仅是经济账户,还有政治账户和社会稳定账户。我们不仅要计算地区账户,还要计算全球账户。

用底线思维看“更多”和“更少”。早在2013年12月,习近平总书记就主持召开了中央财政经济工作领导小组会议,研究并确立了“确保粮食基本自给和口粮绝对安全”的粮食安全新概念。过去,从“保持所有粮食安全”到强调“保持口粮”,粮食安全的战略底线和优先事项都已明确界定。根据这一要求,完善粮食储备体系,区分粮食、粮食和口粮的不同层次和主要品种,提高粮食宏观调控的精度。

2。准确把握“质量”与“数量”的关系:“质量安全”是国家食品安全的重要内容。过去,食物长期供不应求,对安全的关注主要集中在产量上,重点是解决人民“吃饱”的问题。随着新时期重大社会矛盾的变化,人们更加关注食品质量和安全,消费者需求转向“吃好”、“吃安全”、“吃健康”、“吃方便”。对于产品类型,应更加注重多样化和个性化;对于质量要求,应更加重视绿色有机和安全营养。对于供应服务,应更加注意便利和完善。为了适应新的时代、新的变化和新的要求,一方面,我们必须坚持以并购为导向

国家粮食安全是一项系统工程。既要求规模和数量,也要求合理布局。我们不仅需要足够的粮食生产和库存,还需要相应的加工、流通和产业链控制。近年来,粮食生产往往集中在主要生产地区。这有利于充分发挥各地区的比较优势,同时粮食生产和调度风险压力也比较集中。要全面系统地看待和推进粮食流通改革发展,增强“产、购、储、销”各环节的协调联动和整体保障能力。

随着粮食市场化改革的深入,流通在刺激和引导生产方面的作用日益明显。粮食结构调整的方向不准确,步伐又快又慢,这与完善的粮食流通机制的存在密切相关。价格信号是否敏感,经营主体是否充满活力,产业链是否完整,粮食流通是否顺畅,都会对生产环节产生直接影响。目前,该地区仍有许多薄弱环节和阻滞点。例如,一些地方无法销售粮食是许多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并非所有这些因素都是数量问题,但也有质量差、营销差、品牌名差、物流差等问题。

重点抓好关键环节,准确实施政策,加快粮食流通现代化。调整优化仓储设施和物流节点布局,因地制宜推广低温绿色储粮技术;加强粮食行业信息化建设,完善全国粮食电子交易平台系统;坚持政府引导、企业主体、市场运作、双赢,加强新型产销合作;完善利益联结机制,让粮食农民分享更多流通增值收益。

4。准确把握当前和长期关系

从当前角度看,中国粮食安全能力明显增强。粮食安全形势稳定好转,但粮食供需结构性矛盾突出。一些品种供不应求,玉米和水稻阶段性过剩,储藏压力大,小麦质量高,专业品种供不应求,大豆生产和需求供不应求。一些品种价格颠倒,下游产业效益低,经营困难,制约了产业的健康发展。我们必须正视矛盾,解决难题。在确保市场整体稳定的前提下,我们应该尽早、尽早、尽快、尽快地开展工作。我们应该加大力度,同时采取更多措施消化不合理的大米、玉米等库存,使其尽快恢复到合理水平。

从中期和长期来看,粮食供求将保持紧密平衡,确保国家粮食安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中国人口持续增长,粮食消费刚性增长,资源和环境约束日益严格。面对成本“下限”和价格“上限”的双重挤压,要素投入的边际效益下降。"如果一个人没有远见,他就必须立即有所担心。"历史经验证明,在粮食问题上,易落难升。一旦有了问题,它将会被动很多年,并且不会变得不稳定或摇摆不定。我们应该在和平时期做好危险准备,敲响警钟,增强忧患意识,保持战略高度集中,并始终收紧粮食安全。我们要大力贯彻“科技兴粮”和“人才兴粮”的方针。要突出重点,弥补不足,强强联合,不断为粮食流通改革和发展注入新的动力。

5。准确把握国内外关系

立足国内形势,从根本上解决全国的粮食问题是由我国的基本国情决定的。也是为了更好地适应国际粮食安全的新形势。O

粮食作为关系国计民生的特殊商品,仍然具有商品的基本属性。因此,必须转变政府职能,遵循市场规律,实现“看得见的手”和“看不见的手”的有机结合。一方面,确保国家粮食安全是各级政府的重要责任。另一方面,我们应该充分发挥市场在粮食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只有这样,我们才能鼓励和支持技术进步、结构优化、成本降低和效率提高,更好地调动农民和各种市场主体的积极性。

我们要坚持市场化改革的方向,明确政府和市场的界限,找出工作的重点和突破口。一是通过更加完善的机制,切实落实粮食安全监管责任制。根据党中央、国务院的部署要求,各级政府要不断提高维护国家粮食安全的能力和水平,通过严格评估确保区域粮食安全。第二,深化粮食收储体制改革,扎实工作。巩固和扩大玉米收储体制改革成果,切实落实大米、小麦最低收购价等政策。积极推进政策性收购储备向政府主导的市场性收购储备转变,推进优质粮食价格、优质粮食储备和优质粮食销售。三是采取更加积极的行动,加快建设粮食强国。深入实施优质食品工程,完善食品质量安全检测监控体系,促进食品供需平衡向更高水平发展。第四,加强监管,坚决维护和管理“世界粮仓”。加快推进食品安全立法修订,努力构建监管体系和机制;扎实开展专项检查和跨境执法检查,依托粮食流通监管热线拓宽社会监管渠道;完善中央储备粮动态监管体系,坚持真正数量、质量、安全储存的底线。

(作者是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