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防治非洲猪瘟疫情 中国将划分五大区域联防联控


简介:防疫控制区域划分可以在保证产业发展的同时,减少猪肉和猪肉流通造成的疫情扩散。

农业和农村事务部近日发布《全国非洲猪瘟等重大动物疫病区域化防控方案(征求意见稿)》和《全国非洲猪瘟防控工作方案(2019年)》征求意见稿,建议在全国范围内实施非洲猪瘟等重大疾病的区域防控战略,实现区域内各省“三个统一”,推进动物疫病防控,协调生猪及其产品运输监管,调整优化相关产业布局。

根据草案,全国将划分为五个地区:北部地区、西北部地区、东部地区、中部和南部地区以及西南部地区,以促进该地区主要动物疾病的联合防控,降低流行病传播的风险。

区域化将给非洲猪瘟的预防和控制带来什么影响?

Brickfarmer Credit Group研究主管林国发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防疫控制的区域分工将使生猪的分配更加灵活,这可以有效缓解生猪生产区与营销区之间的矛盾,保证生猪的供应,增加农民的信心。此外,它还能有效管理该地区猪肉和猪肉产区的流通问题,减少猪肉和猪肉流通造成的疫情传播。

从“南猪养殖到北方”到“区域划分”(Region Division)上述文件表明,根据地理上接近和集中的原则,国家计划将全国划分为五个区域,以促进该地区主要动物疾病的联合防控,降低疫情传播的风险。此外,这一区域化防控计划还有另一个重要目标:通过补充该区域的生产和营销以及优化该区域的生猪养殖和屠宰布局,确保生猪及其产品的稳定供应。

基于防疫、保护和供应两大目标,文件还提出了“三个激励”和“两个增强”,即鼓励资源紧张地区恢复一定的高效环保生产能力,鼓励南方和大中型城市建设高水平、高质量的水产养殖企业,鼓励集团水产养殖企业布局整个产业链;加强生猪生产监测预警和信息服务,加强屠宰能力布局调整。

目前“从南向北养猪”的养殖模式的形成实际上与社会环境的变化密切相关。

由于生猪养殖区与当地经济发展的差异,生猪逐渐形成了更加明显的产销区。东部发达的经济和大量的外来人口推动了猪肉消费旺盛,环保压力大,生猪养殖受到限制,而人口从中部和东北部地区外流,加上当地充足的粮食供应和较好的环保耐受性,适合大力发展生猪养殖。

此外,在过去几年中,由于环境保护、土地和饲料原料保障的影响,东北和内蒙古地区的生猪生产能力得到了极大的提高。从2015年到2018年,大型养殖集团的年生产能力增加了5000多万只。长江、珠江流域水环境得到改善,该地区大量生猪生产能力被淘汰,生猪产销分离进一步深化。

业内人士称,生猪产销分离符合当前国内社会、经济和环境条件。在没有大规模疫情的情况下,大力发展生猪屠宰、冷链、猪肉食品加工和上游饲料加工种植等产销发展和衍生生猪上下游发展,可以有力支持本地区经济发展,解决当地就业问题,提高本地区居民收入。

自2018年8月非洲猪瘟在中国爆发以来,国内生猪产销区分离模式h

从过去几次陆续出台的生猪运输政策来看,目前国内生猪运输逐渐被赋予了更大的灵活性,特别是在出台了允许生猪运输和已通过检疫的生猪运输政策后,行业信心得到了提升。草案要求促进本地区产销衔接互补,缓解本地区生猪主产区与生猪主产区的矛盾。然而,值得注意的是,业内人士认为,防控计划只对该地区生猪的分配开放,南北生猪供需矛盾依然存在。

由于非洲猪瘟病毒的特殊性,防控难度很大,但积极防控可以降低疫情的影响,减少疫情对养猪业的影响。目前,有效的防疫要求科研部门积极推动疫苗研发。

由于生猪生产能力下降,今年生猪价格反弹。

自2018年8月非洲猪瘟爆发以来,根据奇瓦瓦的统计,全国已扑杀95万多头猪,自今年1月以来报告了6例新的非洲猪瘟病例。目前,非洲有100多种猪传染病,但大多数已经被消除。禁令的解除在各省有所增加,猪肉的流通也有所增加。

受疫情和生猪价格大幅下降的影响,1月份可繁殖母猪总数继续下降,环比下降1.0%,同比下降12.4%。屠宰母猪117,100头,比上个月增长1.3%,比上年增长1.9%。农民们情绪低落,难以克服障碍。根据智华的数据监测,国家储备母猪的数量正在下降,而农民正在积极投放市场。猪的总数每月下降1.4%,每年下降5.0%。

智华数据高级分析师姚桂玲(Yao Guiling)表示,由于生猪价格大幅下跌,玉米现货价格也略有下跌,而豆粕现货价格大幅下跌,猪粮比下降。

从今年1月到2月,生猪价格呈现出“U型”起伏。

曾华子,生猪交易数据的首席分析师,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下降是由于该集团养猪场的销售,一些地方政策的放松,以促进猪从该省的来源,猪肉消费的整体下降和替代价格的上升,以及流行病对消费的影响。上升的原因主要是生产供给的减少和心态的改变。在供应方面,几年前出现了明显的抛售,在非洲猪瘟之后,国家政策停止了许多地区的仔猪运输。此外,去年3月至6月生猪价格下跌,导致部分产能被淘汰。在心态变化方面,政府和机构对过去19年的生猪价格主要持乐观态度,由于周边地区生猪短缺或短缺,农民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

关于这个猪周期,业界有两种声音:一种认为转折点在已经过去的1月,另一种认为转折点在未来的3-4月。前一种观点的原因是,目前许多屠宰场的屠宰重量为105公斤,猪的短缺是显而易见的。在疫情的压力下,一些企业有90-100公斤的猪进入屠宰场。农民的心态明显改变了,东北屠宰场也试图降低价格,但效果并不明显。持后一种观点的人认为,2018年损失期的产能淘汰将发生在3月至4月,产能淘汰将集中在2018年下半年(非洲猪瘟发生后)。

无论如何,猪的价格稳定和上涨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曾华子表示,2018年,中国遭受了4个月的损失,一些地区长期遭受了近8个月的损失。2018年20家生猪企业销售额将下降30%;许多母猪屠宰场将在2018年增加20%的屠宰量。因此,预计猪价在新的一年将呈现出良好的趋势。

回顾全国生猪价格和部分农产品价格走势

从销售区域来看,由于猪/猪肉进口不足,疫情爆发后,该地区生猪价格明显偏离全国价格,并有持续上涨的趋势。2018年10月,浙江生猪平均价格比全国平均价格高出8元/公斤,比辽宁高出11元/公斤。市场区生猪销售过剩影响了该区猪肉消费。随着疫区后期的解除,市场区生猪价格逐渐接近全国平均价格,回到正常水平。广东作为最重要的营销区域,受到11月疫情和物价上涨的影响。

截至目前,广东猪肉价格与全国平均水平持平。

林国发表示,疫情爆发后,各地区生猪价格受到影响,目前已被推迟,并将影响2019年全国生猪价格。东北、华北和华东地区的流行病因素导致农民/农场现金短缺,客观上影响了猪和后备母猪补充围栏。然而,农民/农场担心未来的疫情,主观上不愿意补充围栏,甚至加快淘汰母猪,导致目前母猪严重短缺,冬季仔猪价格持续走低,农民饲养管理不足,加剧了目前仔猪库存的短缺。尽管未来生猪价格前景看好,但由于对疫情控制因素的担忧,农民补充围栏的意愿仍然悲观,并将严重影响2019年生猪供应。

责任编辑:王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