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一发而动全身: 非常时刻汽车零部件待工


原标题:拉一根头发,动一动全身:汽车零部件在一个不寻常的时刻等待工作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20年春节前一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开始引起人们的警觉。按照正常的节奏,国内汽车公司很快就会放假。当时,很少有人预料到整个产业链会被打乱。

随着疫情在全国蔓延,地方政府相继发布文件,严格规定复工复业。此外,由于确诊病例,外国供应商暂停了整个公司的运营,汽车行业的步伐在2月份甚至第一季度都被动地进行了调整。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调查,大部分汽车工厂已经按照当地政府的规定重新安排了启动时间,但让主机厂不确定的是,在疫情期间汽车零部件的正常供应很困难,所以即使启动,生产计划也可能无法正常启动。

供应链的稳定性可能会受到疫情的影响。最近,汽车行业专家张俊以在《21世纪经济报道》中向记者强调,在疫情期间,应特别关注汽车工厂的供应链安全。

"一方面,国内供应链可能会受到疫情的影响,尤其是新能源汽车中的电池和电机等核心组件;另一方面,尽管目前汽车制造的本地化程度很高,但许多零部件是由在华外资企业的合资企业供应的,而不是100%的本地化,这也面临着疫情升级带来的供应风险。”

这种影响甚至会影响全球汽车业。1月31日,韩国现代汽车公司表示,由于其在中国的供应商要到2月9日才开始工作,该公司不得不暂停一些SUV车型的生产。

到目前为止,汽车生产的发展已经形成了全球供应的工业生态。中国本身也是汽车工业的重要基地。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刻,国内零部件供应商的地位如何?这的确是“拉一根头发,移动整个身体”。

物流紧急

零件供应商何时开始工作?像汽车工厂一样,绝大多数工厂都是根据当地政府设定的日期来决定的。

总部设在法国、在湖北设有研发中心和生产基地的法洛集团在最近的一份文件中表示,公司将落实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延长春节假期的要求,具体复工时间将由当地工厂根据当地政府的规定和生产计划安排。

Fareo没有透露具体的开始日期,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咨询的一家国内零件供应商也没有透露。根据有关消息来源,由于每个地区的具体情况不同,只能根据当地情况做出决定。评估不仅包括当地政府对假期的要求,还包括工厂的初步准备和工人的健康状况。

"情况每天都在变化,各地的政策和情况也不尽相同。我们每天通过电话会议收集最新信息,讨论并准备对策。”一家外资零部件公司的内部人士在《21世纪经济报道》中告诉记者。

零部件公司是主机厂的供应商,但他们也面临上游的限制。上述人士承认,他非常担心疫情对供应链和物流运输的影响。“即使可以,开始工作也没用。存货几天后就用完了,供应商跟不上了。关键是大多数地方政府严格执行推迟开工的政策。除了生产救灾物资和设备之外,即使能够生产,后勤和运输也将基本停止,或者运输能力将大大降低。”

“我们还必须考虑供应商。”上述国内零部件供应商的相关人士也表示。我们现在可以做的是逐一分析上游情况,并与车辆制造商就订单交付可能出现的延迟进行沟通。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零部件企业的暂时“关闭”可能会影响到整个世界。近日,博世首席执行官沃克马邓纳发出“警告”,称博世

这可能会阻碍中国的汽车零部件出口。当订单无法按时交付时,客户很可能会将目光转向其他供应商。事实上,现代汽车表示,它已经在韩国和中国其他地区寻找替代供应商。

中国已经是世界上重要的汽车零部件生产和供应基地。有10多家外商投资汽车零部件企业。汽车零部件年出口额超过700亿美元。许多国内汽车零部件企业甚至将目光投向国外市场。

船员部秘书长崔东树在《21世纪经济报道》中向记者指出,疫情对中国零部件出口造成了巨大影响。

“中国的零部件在世界上很有竞争力,比如轮胎和其他领域。中国对美国等地的出口量特别大,这是其售后市场的主要支撑。如果他们不想要我们的订单,这确实是我们的损失。”崔东树说。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首席专家吴松泉也指出,疫情导致许多企业无法正常开工,尤其是在疫情严重的省份的工厂。如果疫情持续时间过长,必将影响全球零部件企业的生产布局。

吴松泉说武汉的新皇冠流行病被命名为PHEIC,世卫组织称“没有理由采取不必要的措施来干涉国际旅行和贸易”,“不建议限制贸易和人员流动”。预计各国不会轻易实施贸易限制。然而,从短期来看,生产受阻、物流不畅和人员流动受限将直接影响出口。从长远来看,疫情的蔓延将进一步给汽车市场带来不确定性,从而影响整体出口规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