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民:“全面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内涵释要与路径选择


图片来源:unsplash

*资料来源:中国教育学会,作者李建民

高中教育是国家教育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义务教育与高等教育之间的重要纽带,在承上启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提出了“全面普及高中教育”的发展目标。

本文从回顾高中教育大众化政策的演变过程入手,探讨了“全面普及高中教育”的本质内涵和价值取向,试图在理清各种关键关系的过程中,找到一条实现全面普及的可行之路。我们提取了主要内容供读者阅读。“普及高中教育”内涵解读“普及高中教育”应以“普及”为基础,以建设有中国特色的高中教育为重要内容。“大众化”有两层含义。首先,“普及”是指事物辐射范围的扩大。总入学率是这一层次普及程度的外化,也为高中教育的普及过程提供了量化的可视化方法。第二,从社会心理学的角度来看,“大众化”是指被大众普遍接受和认可,反映了教育质量和对终身学习的认可程度。

高中教育被社会普遍接受和认可。它不仅需要全面提高其教育水平,真正满足适龄人口的教育需求,还需要社会更加理性地看待高中教育。事实上,关于大众化的讨论隐含着深层次的问题,即新时代中国的发展需要什么样的高中教育,如何实现这样的高中教育。作为高中教育改革和发展中的一个重要问题,推进大众化也是深化我国高中教育发展的一个重要起点。

“全面普及高中教育”应以“全面”为更高要求,以建设学习力、人力资源力和人才力为内在追求。“全面”是新时期高中教育大众化的新元素,也是“大众化”向更高阶段发展的鲜明特征。《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全面普及”的发展目标有着深刻的内涵。“全面普及”是基于中国社会当前和未来发展的需要而提出的。这是教育现代化和整体普及水平提升的意义所在。它需要通过高中教育发展理念、发展模式和体系的全方位变革来实现,从而给高中教育大众化以更高的定位。

就教育而言,“全面普及”是指高中教育质量、公平和结构的多维度整体提升,包括高中教育质量的整体提升?厍⒊窍纭⑿<恃:腿禾逯浣逃剿降恼逄嵘约案侠淼囊话愀谖唤峁购湍诓拷峁埂>蜕缁岱⒄苟裕叭嫫占啊痹谔岣咧泄投柿淙丝谄骄芙逃晗蕖⒎岣蝗肆ψ时尽⒅С植底蜕丁⑻嵘泄死喾⒄怪甘确矫娣⒒幼挪豢商娲淖饔谩?

“全面普及高中教育”尊重和依靠15-17岁青少年的身心发展规律,强化高中教育的教育功能和质量,促进高中教育内涵和外延的全面提升。重点是内涵的发展,为每个学生提供高质量的高中教育,并寻求全面和个人发展的平等机会。从本质上说,它是对高中教育的重新认识、重新理解和重新改革,推动了大众化模式从强调规模扩张的外延向强调质量提高的内涵的转变。这种转变是一个长期的创新和建设过程,涉及到教育内部各种要素的调整以及教育与外部环境的协调和沟通。

"完全Po

在社会需求、教育经费和办学能力等外部条件有限的情况下,规模扩张和质量提高之间存在着一种权衡。相比之下,不以提高质量为前提的规模扩张相对容易实现,这使得高中教育的规模扩张在实践中往往以不断降低教育质量底线为代价,即低质量的普及。因此,在高中教育规模快速扩张的阶段,出现了普通高中同质化、中等职业教育缺乏吸引力等质量问题。

与规模扩张相比,质量改进的重要性日益突出。在“全面普及”的时代,以规模为基础的质量提升,增强了高中教育的价值和吸引力。对普通高中来说,这意味着整体水平上更加多样化,而对中等职业教育来说,这意味着与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的匹配程度更加提高,从而保证教育规模基本稳定或稳步上升,即以质量带动规模,促进质量普及。

(二)通识教育与职业教育的关系

目前,通识教育与职业教育的关系采用零和博弈模型,即二者之间的关系在一定意义上是互斥的,并通过映射到学校类型来实现。教育类型(即普通教育或职业教育)按学校类型区分,学校类型与学校内的教育内容没有任何关联。也正因为如此,规范一般与岗位之间关系的相关政策容易失败,导致中等职业教育毕业生就业质量低,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少。

对中国来说,随着产业结构的转型和高中教育大众化水平的提高,一般的岗位结构将从基于数量和规模的“人为规定”转变为基于个人选择的“自然结果”,而“大致相当”的政策命题必然会逐渐消解。一般职位和专业职位之间的界限划分也将超越学校类型的界限,深入到教育内容和过程中。通过合理设计普通高中和中等职业学校的课程内容和毕业要求,搭建学生发展的“立交桥”,实现更加科学合理的高中教育供给结构。(3)义务教育与非义务教育的关系,“普及高中教育”并不等于延长义务教育的年限。根据中国的《义务教育法》条例,义务教育是国家必须保证的公益事业,资金、教师、设施和设备都需要保证。在现阶段的发展阶段,将高中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范畴不仅面临巨大的现实障碍,还面临着如何理顺基础教育特别是高中教育结构、教育大众化与经济社会发展需求相匹配等制度和机制问题。

当生产力发展到相当高的水平时,高中教育必然会从非义务教育向义务教育转变,但这种转变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按照先普及、后免费、再义务的顺序逐步实现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全面普及”是走向高中义务教育的重要一步。(4)均衡与多样化之间的关系,“均衡与多样化”背后是教育政策和制度的公平优先或效率优先之间的权衡过程。随着高中教育大众化水平的提升,对高中教育均衡发展的呼声越来越高,尤其是普通高中教育的均衡发展。高中教育均等化的理念在很大程度上是义务教育均衡发展逻辑的延伸。这种简单的转移忽略了高中教育的特点,不符合高中教育发展的实际。高中教育倡导的平衡不同于义务教育的平衡。它更关心教育资源的分配。

“普及高中教育”也关系到整体与局部的关系。整体对部分起主导作用,这要求我们树立全局观和全局观。整体的一部分是基本构成。只有做好部分工作,整体功能才能得到更大程度的提升。

从实现普及目标的行政层面来看,虽然我国实行以县为主体的基础教育管理体制,但在县一级设定普及目标的实现水平对促进普及的作用还有待探讨。从全局、全面、动态的角度审视高中教育大众化更为科学,即充分考虑人口流动等因素对总入学率的影响以及教育资源供给对高中教育质量的影响,从而避免孤立、静态、片面地考虑城市或县的大众化。

例如,在分析海南省高中普及情况时,应充分考虑海口市作为该省中心城市的“虹吸效应”,并调查海南省的整体情况。在这个时候,逐县调查高中的普及情况意义有限。事实上,当国家提出毛入学率达到90%的目标时,并没有限制实现这一目标的行政级别。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各地区的推广过程、推广方法和工作重点都呈现出区域差异。

“全面普及”首先要求尽可能多的15到17岁的人接受高中教育,但这并不意味着强迫所有适龄的人接受它。第二,15-64岁工作年龄人口中接受高、中级教育的比例应不断提高,这意味着高中教育应向超龄人口开放。理清整体与局部的关系,对于制定配套政策措施具有指导意义。

“全面普及高中教育”实施路径

(1)完善高中教育标准体系,提高全面普及的底线

高中教育的发展离不开强有力的保障体系,标准是保证各项政策和方面的规范和有效实施的重要工具。高中教育标准存在两个问题:不平衡和错配。失衡是指教育标准所涵盖的高中教育还不全面。课程、学校建设、办学条件、教师配置和专业标准都已确立,但高中质量、管理和平均学生资助的核心标准仍然缺乏。错配主要是指现有标准不能满足当前和未来高中教育发展的需要。

受此影响,对高中教育质量的理解缺乏统一的科学认识。在父母和社会的眼里,高质量几乎等于高中升学率。再加上“光环效应”,高中升学率成为衡量教育质量的唯一标准,给教育发展带来负面影响。一个完善的高中教育标准体系应该适应高中教育改革和发展的需要。目前,一方面,高中教育质量标准、高中管理标准、学生平均资助标准等亟待颁布;另一方面,教师配置和建设的标准需要调整和提高,以提高普及的底线,避免低水平普及和低水平多样化的可能性。(2)优化“立交桥”式高中教育供给,强化全面普及的核心。

全面普及高中教育的根本目的在于落实培养德才的根本任务,核心在于全面提高教育质量。高中教育供给结构直接影响教育质量。高中教育的全面普及可以为进入这一时期的学生提供充分的选择性,这是由高中教育供给与学生选择的高度匹配所保证的。从长远来看,劳动力素质的提高是必要的

高中生命力是衡量普及水平和质量的重要尺度。释放学校活力的主要途径在于充分实施和有效运用办学自主权。学校自治是学校作为一个教育组织,为了实现其目标,必须决定自己的事务的基本权利。它不能被异化为校长自主权或缩小为教学自主权。《教育规划纲要》明确提出“扩大普通高中和中等职业学校在办学、育人、分配资源、管理人员、合作办学和提供社区服务方面的自主权”。然而,在现实中,由于体制、历史和学校主体的原因,高中在人力、财力和物力方面的办学自主权没有得到充分落实,这直接限制了高中探索办学特色的空间和热情。

学校自治主要源于行政部门的权力下放以及作为办学主体的学校对合法权利的争取和有效利用。这两个来源的自主性是通过某种系统和机制联系和整合的。

一方面,明确教育行政部门和高中各自的权利和责任,通过制度建设实现两者权利和责任的平衡和监督;另一方面,高中应提高对办学自主权的认识,突破被动发展的思维定势,通过学校内部制度和机制的改革,调动学校各种要素的活力,促进学校的自主探索和发展。(4)引导高中教育需求,有效支撑实现全面普及“高中教育全面普及”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需要各级政府的大力推动和高中学校的积极改进,也需要引导家长和社会对高中教育形成科学合理的期望。教育投资回报率低会导致家长和学生削弱甚至放弃他们对高中教育的需求。

此外,高中教育的供给与家长的教育期望之间的错位也会阻碍家长对高中教育的需求。只有当有需求时,才会有价值,而需求可以通过适当的手段来刺激和引导。国家教育需求和个人教育需求基本相同,但在一定时期内,两者可能会相互对立,这就要求在制定教育政策的过程中充分考虑两者的教育需求,并采取有效措施加以引导和调和。一是提升高中教育的内在价值,充分满足各类高中教育的需求。在此基础上,综合运用政策工具,引导家长和社会充分认识高中教育的必要性,做出更加理性的高中教育选择。

(5)巩固内涵普及模式,提高全面普及质量,“高中教育全面普及”以人的全面发展和个性发展为出发点和重要归宿。它是一种素质普及,不断追求高水平的高中教育质量。鉴于高中,尤其是普通高中的学术渊源,人们往往更愿意把握和比较教育质量的形式,如"硬"指标,如合格率、毕业率和北清率,而忽视其作为基础教育的教育功能和作为相对独立的部门的独立性或引领高中教育发展的内在价值追求。

虽然硬件投入大、总入学率高的普及模式推动了总入学率的快速增长,但由于强制分流等速战速决、立竿见影的普及手段,给整个高中教育和高中生的长远发展带来了隐患。一个坚实的普及模式应该充分尊重和观察教育发展的阶段和地区差异,针对不同地区不同的教育基地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提高高中教育的发展水平,避免牺牲生态